曾星富是如何染指油画儿的

之所以写这一篇,是因为想要向许岑老师致敬。

去年12月,许岑推送了一篇《许岑是如何染指油画儿的》。坦诚地讲,画得不错,不过我并没有想要画画的冲动。直到上个星期二(2018年3月6日),李书记走访贫困户,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《红太阳》,这其实也是一副对联:

平安菩萨毛…
全心全意为国家

这个时候,我才意识到精神脱贫的紧迫性,李书记的脱贫攻坚战,任务艰巨。随后我给李书记回了一张照片:

这张照片摄于美国前总统乔治·沃克·布什的画展。是的,小布什总统创作了爷爷的肖像画。于是李书记表扬我档案工作做得好。

很惭愧,我并不会画画,但彼时心境使然,我就买了画材。

我不想让你学也不想让你看书。——杜菲

杜菲是我的绘画启蒙老师,她说:“别人从你的画上看出你的性格或者倾向是很有意思的,这个是一个很诚实的过程,每个人的闪光点都是通过这样的过程表现出来的,而每个人都应该是闪光的”。

对于一个没有那起过画笔的人,“闪光点”太陌生了。所以当我问起应该学什么绘画技法,她说:“我觉得是观察事(人)物的方法”。

动物比人好,动物不打孩子,人常常打孩子。——黄永玉

观察事物的方法,我还有点模糊。于是我才想起狗子,我每天看见它比我自己还多。

这是去年4月8日,给狗子洗完澡,拍的证件照,我决定临摹这张照片。按照传统的步骤,我先用铅笔打了这个底稿,狗头是最难画的。

世界上没有难看的东西,只是没有发现他们好看的眼光。——杜菲

初学者难在第一张画的不自信,自信的画,你现在肯定不知道啊,当拿上笔的时候,越过那时的无所适从之后,才慢慢体会出来的。——杜菲

这其实是我第四版底稿了,在我还没有理清观察事物的方法前,借用杜菲的评价是“拙”。

接下来一个小时,就像小学美术课上拘谨又虔诚地攒着铅笔,起了两版,我都不满意。我开始尝试在画布垂直 3/5 处画了一条分割线,因为发现照片的狗头像是这个比例。

你要做的也不是迎合大众审美的事情,第一张画能全身心的迎合自己,想到这里你不觉得很兴奋吗?——杜菲

画到这里,我发现狗子已经变回小时候了。我真的没有什么包袱,当我想起小青霞肆无忌惮地咬坏我不计其数的奇珍异宝,看到这幅半成品,竟然还有一点心潮澎湃,很真实。

看到的时候你是悲伤的还是欢欣的,当你从这个画家的画上体会到了这种通感,你就被打动了。——杜菲

三个小时之后,《霞》,我的处女作,长这样了。

我用一天,把这个诚实的过程写下来,希望可以打动你。